传统、品质与法的精神----徐显明校长在2004级本科生开学典礼上的讲话(昌平校区校礼堂,2004年9月27日)

时间:2019-05-24 20:14       来源: 网络整理

尊敬的各位老师、各位领导、亲爱的同学们:

大家好!我们政法大学有一句届届相传的格言,那就是“四年四度军都春,一生一世法大人”,今天,你们,两千多名新同学坐在政法大学的礼堂里,不仅意味着今后你们已经成为法大光荣的一员,更意味着你们的一生将牢牢地刻上法大的印迹,我代表全校教职员工欢迎你们成为新的法大人!

同学们,昨天,在友谊宾馆我们刚刚结束了一个非常重要且有影响的学术会议,那就是我校举办的第二次中国法制论坛,主题是“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与社会主义宪政”。我们为什么要举行这样一个研讨会呢?因为开创了我国社会主义宪政时代的1954年宪法倾注了我们法大人的心血与智慧。当时,中国政法大学有三位教授参与了1954宪法的起草,其中担任宪法起草委员会顾问委员会主席的就是我们的第一任校长钱端升先生。54年宪法奠定了中国法制的基础,它的框架、理念、涉及到的制度一直影响到今天的82年宪法。今年三月份,82宪法进行了第四次修改,确立了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六大法律制度,而这次宪法的修改我们学校同样又有三位教授参与了相当工作!这不仅是历史的巧合,更是历史赋予我们法大的使命。可以说,从1954年第一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起草,到今年宪法修正案,我们学校参与了共和国几乎所有重要法律的起草与修改工作。

同学们,你们来到了一所值得骄傲的大学,一所有着光荣传统和辉煌历史的大学。1952年—一个我们共和国初生的岁月,中国政法大学的前身—北京政法学院应运而生,这里说的“运”有三层意思:一是年轻的共和国法制初创,为巩固新生政权,废除旧法统和推进司法改革,需要大批有较高理论水平和实践能力的政法干部;二是中国高等教育体制进行改革,当时设定的模式受前苏联的影响,专业性的建设,专科性的大学成为当时建校的主要选择;三是新中国刚刚成立,新生政权还面临着诸多威胁,外部有众所周知的抗美援朝战争,而在内部不安于新政权的反革命分子活动猖獗,因而在那一年我们出台了镇压反革命条例,全国处在镇反的运动当中,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当时的北京大学,清华大学,辅仁大学和燕京大学这四所代表了中国高等教育最高水平的大学,他们的法学,政治学,社会学三个学科汇集在一起,构成了一个崭新的北京政法学院。因此,我们这所大学有着令人骄傲的基因。学校成立以后就担当起了两项重大的使命,一个使命是培训全国的政法干部;另一个使命就是开始探讨社会主义制度下,人民民主专政条件下,我们法学理论与法律体系的构建与发展,当时北京政法学院就在这两个使命之下开始了她的招生和教学工作。

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推动共和国的政治进步、法治昌明”成为了政法大学始终不渝的神圣使命,50多年来,政法大学与共和国的民主法治建设血脉相连,息息相通,法治兴则学校兴,法治衰则学校亡,伴随着共和国建设政治文明的社会进程,我校共经历了三个黄金时期。

50年代是我们的第一个黄金时期。当时政法大学的师资力量堪称全国之最,汇聚了全国最著名的法学专家,培养了大批高素质的司法干部,为共和国的司法改革和新生的法制建设做出了其他学校无法比拟的贡献,被誉为“共和国政法干部的摇篮”。

1978年底,伴随着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春风,在邓小平同志的关心与督促下,学校复办,学校迎来了第二个黄金发展时期。党中央国务院对学校的发展寄予了厚望,明确指示:要抓紧创办中国政法大学,把它建成中国法学教育的中心。1983年,北京政法学院正式更名为中国政法大学。中央从全国调集了很多力量充实到政法大学。那个时候我们的许多学科均为全国首创,比如说第一批法学博士就产生在政法大学,政法大学是新中国法学博士的创始单位,再如一些新的专业如经济法专业、国际经济法专业等一批本科专业及一批首创和首授的法学硕士点、博士点均诞生在我们政法大学。当时北京及京外的一些专家云集在我们学校成为导师队伍中的一员,可以说是名流荟萃与学科领先的一个时期。

第三个黄金时期就是高等教育即将进入21世纪的时候进行的改革,政法大学也是这次改革的受益者。我们学校从过去隶属于司法部整建制地划归到教育部,成为全国重点大学,我们学校的性质也从过去的行业队一下子跃居到国家队。而这个时期,也正是我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关键时期。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和实施“依法治国”方略的不断深入,随着加入WTO后我国经济全面纳入世界经济一体化,以及全国司法考试的一元化,我国正在整体进入“法治社会”。同学们应该注意到近一段时间以来发生的几件大事:一是在纪念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实施50周年的大会上,胡锦涛同志代表党中央在人民大会堂发表重要讲话,那个讲话通篇闪烁着马克思主义政治学和法学的光辉,将会成为我们国家今后制度文明建设、政治文明建设重要的指导性文件;二是在大会上吴邦国同志发表的重要讲话,重点谈到了我们国家今后应该怎样坚持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和如何完善我们的民主与法制的问题;三是刚结束不久的十六届四中全会把怎样提高我党的执政能力作为重要的议题在会上做出了非常重要的决定,依法执政将是我党基本的执政方针,这又是一个历史性的文献。我想这三篇文献不仅对我们国家今后的民主与法治建设具有非常重大的历史价值和指导意义,同时也意味着政法大学今后的发展将面临着更大的机遇与挑战。有人说今年既是宪法年又是人大年,而我要说从法学教育上论,2004年应当是“法大年”!政法大学已经整体的进入她的第三个黄金发展时期。